hsin

瑜伽教學者的次第

你踏進了瑜伽教室,觀察周遭的同學,發現雖然老師給予的是相同的指引,但每個人掌握的狀態不大一樣?有些人很明顯剛接觸瑜伽不久,正掙扎著熟悉自己的身體,正試圖釐清老師那深奧晦澀的口令。而有些同學的動作流暢、意念專注,彷彿進入了另一個世界!

瑜伽練習者有不同的程度,有些是初學者,正試著在生活中添點瑜伽的元素,有些則已浸淫在瑜伽好一段時間,瑜伽已成為他生命中的一部分。同樣地,瑜伽教學者也有著不同的層次。不,我指的不是教學的年資,不是RYT-200、RYT-500,或者更多時數,甚或更多字母(例如:加個Experienced的E,代表比較資深) 這回事,而是程度上、次第上的不同!就好比大學裡的教授,同樣的頭銜,但有些是教書的,有些是寫教科書的,有些研究的東西書上還沒有,有些是諾貝爾獎得主,有些,甚至超越了諾貝爾獎所能給予的肯定!同樣的情形,在「瑜伽教學者」這個領域或許更加明顯。

以下對於「瑜伽教學者」次第的劃分基本上是我接受Universal Yoga師資訓練時,我的老師Andrey Lappa所提供的,我僅略作了整理。不過在談瑜伽老師之前,先了解一下瑜伽練習者程度上的分類,或許是個好的開始。

瑜伽初學者/中等程度練習者/進階練習者的差別

這裡談的並不是肉體上的程度,而是在靈性上奉獻的程度。

瑜伽初學者的行動就像潮濕的木頭一樣,是不會燃燒的。如果瑜伽老師是火源的話,那麼初學者遇到火只會冒出煙。這些煙包括不確定性、質疑、抱怨…一旦老師離開了,初學者也就停止了練習。

中等程度的練習者遇到火依然會冒煙,但也開始燃燒。在他們的練習中可以見到一些動機與能量,但當老師離開時,他們又會回到冒煙的狀態。

瑜伽進階練習者則宛如乾燥的木頭,燃燒時會放出火焰,他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,練習時有著明確的方向。即便老師離開了,依然能自行產生火和光。

瑜伽教學者的次第

– 瑜伽指導師(YOGA INSTRUCTOR)

在三種瑜伽練習者當中,唯有進階練習者能成為瑜伽指導師。

瑜伽指導師與進階練習者之間的差別在於,瑜伽指導師身上的火除了可以用來燃燒自己之外,還能用來乾燥潮濕的木頭。

– 瑜伽老師(YOGA TEACHER)

瑜伽指導師和瑜伽老師是不同的。

瑜伽指導師基本上沒有創造技巧或著理論的能力,他們自瑜伽老師身上學習技巧和理論,然後將這些東西教授給學生。

瑜伽老師身上擁有技巧和理論,他們能夠創新。

瑜伽指導師就像是一般學校裡的數學老師,他們沒有開創任何的數學理論,他們僅是學習理論,然後教導學生。

瑜伽老師則像是數學博士,他們創造了某些新的東西,擁有這些東西的所有權。

– 瑜伽大師(YOGA MASTER)

瑜伽大師基本上是瑜伽老師,但擁有強大的影響力,能跨越國界,即便在他們離開世上之後,仍有許多追隨者。

– 聖人(SAINT)

聖人的生活方式與一般人不同,而是像神聖的人一般地生存。他們將所有的能量都投注在提升自我,邁向更高的層次。

– 先知(PROPHET)

先知能看到過去和未來,具有預測的能力。

– 彌賽亞(MESSIAH)

彌賽亞除了能做出預測之外,還能給予別人指示(甚至跨越好幾世代)。彌賽亞並非每個世紀都會出現,必須非常有福氣的人,才能在同一個星球、同一個時代遇見彌賽亞。與這樣的人接觸會得到相當大的助益。

– 星芒體(ASTRAL BEING)

星芒體存在於另一個維度,在基督教中稱之為天使,在回教中稱之為精靈,在印度教中稱之為神祇(Deva)

– 一(ONE)

One在不同的傳統中有不同的稱謂。基督教稱之為聖父(God the Father);印度教稱為梵我(Brahman-atman)或著梵(Brahman);藏傳佛教也稱為梵;回教稱之為阿拉(Allah);猶太教稱為耶和華(Jehovah);道教則稱之為道。

以上這些瑜伽教學者的次第是一種演變的歷程,每個人依據自己業力(Karma)的不同,有自己的道路。

常見的問題是,有時一個人尚不具資格,卻佯裝自己位於某個位階上:

例如:缺乏自我練習,卻自稱為瑜伽指導師。

例如:沒有創造屬於自己的東西,卻稱自己為瑜伽大師。

例如:有許多瑜伽派別的創辦人自詡為某個瑜伽傳承的領導者,其實只是將一些零碎的東西拼湊起來,而未真正的創新,也不清楚自己的瑜伽練習要通往哪裡。

瑜伽教學者在教學路上必須保持誠實,清楚自己的角色,這也是瑜伽持戒(Yama)中,真實(Satya)的練習。
【Hsin專欄】

歡迎追蹤 Hsin 老師的粉絲專頁

 
想要定期收到專業的瑜伽及健康知識嗎?

亞洲第一瑜伽線上雜誌

我相信,每個人都有適合自己的瑜珈練習,而老師所能做的,就是幫助學生找到這條道路。感謝生命中的每位老師引領我領略瑜珈的豐盛,也期許自己的教學與分享,能為每一位走在探詢路上的人帶來啟發。